• <center id="wqcu8"><code id="wqcu8"></code></center> <menu id="wqcu8"><strong id="wqcu8"></strong></menu><menu id="wqcu8"><tt id="wqcu8"></tt></menu>
    <xmp id="wqcu8"><menu id="wqcu8"></menu>
    <input id="wqcu8"></input>
    <menu id="wqcu8"><tt id="wqcu8"></tt></menu>
    <menu id="wqcu8"><tt id="wqcu8"></tt></menu>
    <menu id="wqcu8"></menu>
    注冊

    中銀研究:中國經濟發展“十三五”回顧與“十四五”展望

    2020-12-08 15:05:49 和訊銀行 

    “十三五”時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我國經濟社會各方面穩步發展,為“十四五”時期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奠定了堅實基礎。展望“十四五”時期,我國將更加注重經濟結構優化,推動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著力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經濟有望實現5%左右的平均增速,人均GDP有望在2023年前后超過12500美元,成為高收入國家?萍紕撔履芰铀偬嵘,產業轉型升級進入重要推進期。國內大循環進一步暢通,國內巨大市場的潛力持續釋放。區域重大戰略、新型城鎮化建設推動區域協調發展。推動高標準市場體系建設,實現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更好結合。推動高水平對外開放,形成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生產生活方式綠色轉型持續推進,生態環境持續改善。

    一、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2035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

    “十三五”時期,我國經濟總體實現了規劃期保持中高速增長的目標,2016-2019年GDP年均實際增速為6.7%,2020年GDP增速在5.7%-6%就可以達到6.5%的預期目標。但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導致經濟增速大幅放緩,預計全年GDP增速在2%以上,這也影響了“十三五”時期預期經濟增速目標的實現。但總體來看,“十三五”時期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我國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仍是全球經濟增長表現最好的主要經濟體,2020年GDP規模將突破100萬億元,為2010年的2.4倍。持續推動發展理念轉變,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深入人心,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取得明顯進展,經濟發展的穩定性、可持續性明顯增強。這為“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奠定了良好基礎。

    “十四五”時期,我國將更加注重經濟結構優化,推動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笆奈濉币巹潯督ㄗh》中并未明確提出經濟增速的目標要求,而是提出“在質量效益明顯提升的基礎上實現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增長潛力充分發揮”。但這并不意味著不要經濟增速,2035年遠景目標提出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這其實蘊含了對經濟增速的定量要求。IMF定義的發達經濟體2019年人均GDP平均為4.6萬美元,中等偏下水平的地區人均GDP在1.7萬-3萬美元之間。世界銀行定義的高收入國家2019年人均GDP為4.45萬美元,其中中等偏下地區人均GDP在1.3萬-3.2萬美元之間。2019年我國人均GDP約為1萬美元,如果未來人均GDP增速為5%,人均GDP將在2035年達到2.2萬美元,若人均GDP增速為7%,人均GDP將在2035年達到3萬美元。根據各生產要素分析預測,伴隨人口結構變化、產業結構調整,勞動和資本增速將放緩,而創新力度加大、要素配置改革持續推進將推動全要素生產率提升,樂觀、基準和悲觀情境下2021-2025年平均潛在增長率分別為6.1%、5.2%和4.9%,這意味著我國將大致達到發達國家中中等偏下收入水平。

    二、科技創新能力加速提升,產業轉型升級進入重要推進期

    “十三五”期間我國推動理論創新、制度創新、科技創新、文化創新等各方面的創新,深入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從創新驅動主要指標看,2019年每萬人發明專利擁有量為13.3件,已提前實現預期目標,科技進步貢獻率為59.5%,接近60%的預期目標,互聯網普及率在2018年提前完成預期目標。目前只有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投入強度(R&D經費支出/GDP)較為滯后,2019年為2.19%,與2.5%的預期目標仍有一定差距。從產業結構看,2019年服務業增加值比重上升至53.9%,已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但與56%的預期目標仍有差距。同時,“十三五”時期我國持續推動先進制造業加快發展,2016-2019年高技術制造業平均增長11.2%,高于工業平均6.1%的增長水平,高技術產業投資平均增長15.9%,遠高于全國投資6.7%的平均水平。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不斷成長,2019年“三新”經濟占GDP的比重為16.3%,較2016年提高1個百分點。

    “十四五”時期,創新驅動作用將進一步增強,尤其是對于科技創新的重視程度將進一步提升。根據“十四五”規劃《建議》,我國將發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新型舉國體制,加強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突破關鍵核心技術。鼓勵和支持企業提升技術創新投入和能力,加快培養創新人才力量。預計“十四五”時期我國將繼續加大研發投入,加大對基礎前沿研究的支持,研發經費投入強度將進一步提高,預計到2025年,70%的核心基礎零部件、關鍵基礎材料有望實現自主保障。創新能力的提升既有利于應對國際科技領域的激勵競爭,提高產業國際競爭力和安全性,也有利于推動產業轉型升級,提高供給體系質量,更好適應國內需求的新變化。

    “十四五”時期,我國產業結構調整和升級將持續進行。一是注重產業間的平衡協調發展!督ㄗh》中明確提出“推動金融、房地產同實體經濟均衡發展”,“促進農業、制造業、服務業、能源資源等產業門類關系協調”。這意味著“十四五”時期將更加注重制造業等實體經濟發展,金融發展的重要任務就是有效支持實體經濟,房地產市場仍將堅持“房住不炒”定位,房地產業發展以穩為主。同時,《建議》也明確“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2019年制造業在GDP的比重為27.2%,較2015年下降1.8個百分點,“十四五”時期制造業比重將改變下降趨勢,對服務業占比或不作要求。

    二是傳統產業和新興產業發展同步推進!笆奈濉睍r期傳統產業將向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發展。根據《中國制造2025》規劃,到2025年規模以上制造業研發經費內部支出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將從2020年的1.26%上升到1.68%。重點行業單位工業增加值能耗、物耗及污染物排放達到世界先進水平。重點形成40家左右制造業創新中心,制造業重點領域全面實現智能化,試點示范項目運營成本降低50%。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快發展。研發設計、現代物流、法律服務等生產性服務業向專業化和價值鏈高端延伸,健康、養老、育幼、文化、旅游等生活性服務業將向高品質和多樣化升級。

    三是產業數字化加快發展。新技術成熟以及疫情加快人們生產生活方式改變,“十四五”時期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將繼續深度融合。5G技術進入快速發展期,加速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預計到2025年,5G技術發展將直接拉動GDP約1.1萬億元,間接拉動GDP約2.1萬億元;將提供約350萬個就業機會,主要來自于5G相關設備制造和電信運營環節。在線辦公、在線教育、在線醫療等許多新產業、新業態繼續較快發展。產業數字化、智能化發展也將進一步推動農業、制造業與服務業的融合發展,提高企業經營管理效率。

    三、國內大循環進一步暢通,國內巨大市場的潛力持續釋放

    “十三五”時期,在外部需求低迷的情況下,中國對于發揮內需作用的政策導向愈加明顯,促消費、穩投資的政策不斷出臺。內需對中國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明顯增強。2016年至2019年,內需對經濟增長的平均貢獻率為100.8%。其中,消費對經濟增長平均貢獻率為61.9%,已連續6年成為經濟增長第一拉動力。伴隨經濟中高速增長國內市場總體穩步擴大。收入的增長是需求的重要支撐,2016-2019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與經濟同步發展,平均增長6.5%。2020年受疫情沖擊居民收入增速或大幅放緩,這將影響“十三五”時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長6.5%預期目標的實現。中產階級規模持續擴大。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以典型三口之家年收入10萬-50萬元的標準看,2018年中國中等收入群體已突破4億人,約1.4億個家庭。脫貧攻堅成效明顯,按照每人每年2300元(2010年不變價)的農村貧困標準計算,2019年末農村貧困人口551萬人,比上年末減少1109萬人,2020年將如期完成全面脫貧任務。

    我國面臨的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然突出,“十四五”時期我國將把擴大內需戰略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相結合,推動國內市場壯大、國內大循環暢通。一是持續推動提高居民收入、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笆奈濉逼陂g,我國人均GDP有望在2023年前后超過12500美元(按一般情形5.2%的年均增速計算),成為高收入國家。同時,通過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比重、完善再次分配機制、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等縮小居民收入差距,增強擴大消費的基礎。二是圍繞生產、分配、流通、消費等環節建立國內統一大市場,打通國內大循環。生產方面,產業轉型升級推動供給結構優化、供給質量提升;引導產業在國內有序轉移,優化區域產業鏈布局;鼓勵企業兼并重組,防止低水平重復建設;發揮投資對優化供給結構的關鍵作用,推動新型基礎設施、新型城鎮化、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設。分配方面,推動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數據等生產要素市場化改革,提高配置效率,促進要素自由流動;完善資源價格形成機制。流通方面,通信、交通等基礎設施不斷完善,無接觸交易服務加快發展,企業流通成本將進一步降低。消費方面,線上線下消費加快融合發展,擴大內需的政策體系不斷完善,持續改善消費環境、拓展投資空間。這些將打通國內大循環的痛點、堵點,進一步釋放國內大市場發展潛力。三是發揮國內大市場、大循環的規模效應優勢,利用好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使國際循環更好服務于國內大循環發展。

    四、區域重大戰略、新型城鎮化建設推動區域協調發展

    “十三五”時期,我國持續推動東、中、西、東北地區協調發展,中西部地區的經濟增速要高于東部地區,中部地區GDP占比上升最多,2019年為22.2%,較2015年上升1.9個百分點,西部、東部地區分別較2015年上升0.7、0.3個百分點。而東北地區經濟增速要低于全國水平,其GDP占比下降至2019年的5.1%。同時,我國重點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渝雙城經濟圈建設,推動中心城市引領城市群發展,各重點區域內中心城市的GDP、人口占本省的比重總體保持了上升趨勢。此外,我國持續推動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2019年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分別提高到60.6%、44.38%,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已提前完成預期目標。十九大報告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城鄉收入差距持續縮小,農村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消費支出增速均要快于城鎮。

    “十四五”時期,我國將以重大區域戰略為引領,發揮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帶動作用,持續推動區域協調發展。重點區域、城市群內各地區在基礎設施、產業分工、資源流動、生態治理等方面的合作交流將進一步增強。特別是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等重大區域戰略實施將形成新的增長極和增長帶。各大區域和城市群中的主力及樞紐城市的集聚效應將進一步增強。東部地區轉型發展繼續推進,由于其在人才、創新、市場機制等方面更具優勢,其經濟增速將更加穩定。中西部地區可充分發揮后發優勢,抓住東部地區產業升級和產能轉移的機會,有望形成新的經濟增長極,實現區域輪動發展。2020年5月《國務院關于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發布,將推動西部地區形成大保護、大開放、高質量發展新格局。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全面推進,新型城鎮化加快發展,城鄉差距將進一步縮小,城鎮化率將進一步提高。

    五、推動高標準市場體系建設,實現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更好結合

    “十三五”時期,我國持續推動營商環境改善,重點領域改革穩步推進。營商環境方面,加強對市場主體的平等保護,2019年11月發布的《關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對我國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作出全面部署,2020年7月發布的《關于為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為平等保護各類市場主體提供了依據。持續優化企業開辦、稅費、融資等市場環境,推進全國一體化在線政務服務平臺建設、精簡行政許可和優化審批服務,不斷提升政務服務水平和效率。在總結實踐經驗的基礎上,2019年10月《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公布,為持續推動改善營商環境提供了制度保障。根據世界銀行報告,2019年我國營商環境排名第31位,較2015年上升53位。

    重點領域改革方面,一是持續分類推進國有企業改革,推動國有資本向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集中,央企數量從2015年的106家下降到2019年的98家,過剩產能和低效無效產能加快退出;推動四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其中2019年啟動的第四批并不局限于重要領域企業,還包括具有較強示范意義的充分競爭領域企業;指導推動21家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進行改革試點。二是對民營經濟支持力度進一步加大,《關于營造更好發展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意見》《關于支持民營企業加快改革發展與轉型升級的實施意見》等支持民營經濟的政策措施陸續出臺。三是在實施大規模減稅降費的同時,推動稅制改革,包括深化增值稅改革、實施個人所得稅改革、完善消費稅制度、推進資源環境稅收制度改革等。穩步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醫療衛生、科技、教育等多個領域的改革方案已出臺。持續深化預算管理制度改革,新預算法和預算法實施條例頒布實施,自2016年起實行中期財政規劃管理,將預算編制年限由1年增加至3年,加強對政府舉債行為的規范,健全完善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制度。四是金融供給側改革持續推進。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的銀行機構體系初步形成,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持續加大。金融要素市場化改革穩步推進,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不斷健全,形成“一委一行兩會一局”金融監管新格局,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等領域監管加強,金融風險明顯降低。五是全面放開競爭性領域商品和服務價格,持續推動電力、石油、天然氣、交通運輸、電信等領域競爭性環節價格放開。

    “十四五”期間,我國改革將著重構建高標準市場體系建設,推動提高要素市場化配置效率,為市場主體營造更好市場化、法治化的發展環境。一是高標準市場體系基本建成。2020年5月《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明確了“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的要求和方向。國有企業改革方面還將繼續推動國有資本更多投向關系國計民生的重要領域和關系國家經濟命脈、科技、國防、安全等領域,繼續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自然壟斷行業改革。繼續從降低經營成本、支持科技創新、完善要素保障、加強金融支持等方面支持民營經濟轉型升級發展。全面完善產權、市場準入、公平競爭等制度,以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為重點,加快建設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二是建立現代財稅金融體制。財稅制度將繼續圍繞預算管理、稅收制度、中央和地方財政關系等三方面展開,推進財政支出標準化,強化預算約束和績效管理。推進增值稅、消費稅、印花稅等稅收立法,適當提高直接稅比重。進一步理順和細化中央和地方政府事權與支出責任,推動各細分領域改革方案的落實。金融領域將完善貨幣供應調控機制,推進貨幣政策框架從數量型向價格型調控轉型,大力推動資本市場改革發展,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直接融資比重將進一步提高。推動中小銀行改革,2020年5月《中小銀行深化改革和補充資本工作方案》發布,將進一步完善中小銀行公司治理,支持中小銀行聚焦中小微企業提高金融服務能力。優化金融監管體制,不斷推動微觀合規和宏觀審慎監管相融合。

    六、推動高水平對外開放,形成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

    “十三五”時期,全球經濟復蘇緩慢曲折,保護主義等逆全球化趨勢抬頭,面對日益復雜的國際形勢,我國堅定不移推進對外開放,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我國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并重,持續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取消外資逐案審批制,擴大外資市場準入,實現制造業基本放開、金融等服務業開放加快,推動對外改革和開放措施在自貿區自貿港的試點,積極推動多雙邊經貿合作。一是對外貿易發展穩中提質。我國連續3年為全球第一大貨物貿易國,連續11年為全球第一大出口國。2019年,機電產品、高新技術產品出口占比分別為58.4%、29.2%,分別較2015年提高0.7、0.4個百分點;一般貿易出口占比為57.8%,較2015年提高4.3個百分點。2016-2019年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貨物進出口總額4.6萬億美元、占外貿比重提升至29.4%。貿易新業態成為新增長點,2019年跨境電商零售進出口額比2015年增長4倍、市場采購貿易出口額增長2.2倍。與此同時,服務貿易較快發展,占外貿比重從2015年的14.2%上升到2019年的14.6%。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推動了數字娛樂、協同辦公、跨境電商等加速發展,知識密集型服務貿易趨向“在線化”與“零接觸”,2020年前8個月我國知識密集型服務進出口占服務貿易的比重為44.1%,同比提升10.1個百分點。二是雙向投資協調發展。我國利用外資規?傮w保持正增長,2017年成為全球第二大外資流入國,2016-2019年,吸收外資合計達5496億美元。利用外資水平不斷提高,2016-2019年高技術產業利用外資年均增長23.9%,2019年占比達27.7%,比2015年提高15.5個百分點。2016-2019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規模合計達6344億美元,主要投向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制造業、批發和零售業等領域。三是加快建設面向全球的自貿區網絡。累計與26個國家和地區簽署19個自貿協定,2020年11月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正式簽署,中日韓自貿區、中歐投資協定談判持續推進。

    “十四五”時期,外部環境依然嚴峻復雜,我國將堅定不移擴大開放,推動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對外開放。一是持續推動高質量引進來和高水平走出去。進一步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提高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在“引進來”方面,完善外商投入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擴大對外開放的領域,未來服務業將是開放的重點。同時伴隨經濟轉型升級的需要,高技術產業外資流入將繼續較快增長。在“走出去”方面,加強對外產能合作,通過合作帶動裝備、技術、標準等走出去。二是推動“一帶一路”建設高質量發展!笆奈濉逼陂g將進一步落實已簽訂的政府間合作協議,項目合作將從基礎設施向產業、金融等更多領域拓展。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重點國家的貿易投資將保持較快增長。三是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體系改革。繼續推動多雙邊區域投資貿易合作,推進制度型開放,發揮自貿區、自貿港先行先試優勢,加大制度創新,加強與國際規則和標準的對接。伴隨服務貿易、數字貿易等新興領域的發展,積極參與和推動相關國際標準、全球支付體系、物流規則、稅收規則等的制定。四是注重開放與安全的平衡。在擴大開放的同時,宏觀審慎體系將進一步完善。

    七、生產生活方式綠色轉型持續推進,生態環境持續改善

    “十三五”時期,我國不斷完善政策推動綠色低碳發展,資源環境類約束性指標大多都提前完成。2016-2019年,我國單位GDP能耗保持降低趨勢,累計降低13.2%,預計可完成“十三五”期間累計下降15%的約束性目標。2019年全國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升至15.3%,提前完成了2020年規劃目標。細顆粒物(PM2.5)未達標地級及以上城市濃度下降比例、地表水質量達到或好于III類水體比例、劣Ⅴ類水體比例、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降低比例和化學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主要污染物的削減量,這8項約束性指標已提前完成。2020年1-9月份,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空氣質量優良天數比例為87.2%,預計年底能夠完成84.5%的約束性目標。

    “十四五”期間,我國仍將持續推動生產生活方式綠色轉型發展。一是推動降低碳排放強度,實現綠色低碳發展。為實現“碳排放達峰后穩中有降”的遠景目標,將支持綠色技術創新,推進清潔生產和環保產業發展,推進重點行業和重要領域綠色化改造,大力發展清潔能源。二是進一步降低主要污染物排放,持續改善環境質量。將繼續加大污染防治力度,全面實行排污許可制,通過排污權、用能權、用水權、碳排放權等市場化交易機制的建立加強對節能減排的治理。繼續利用環境保護、節能減排等約束性指標引導降低污染排放、改善環境質量。

    (本文作者介紹:中國銀行總行一級部門。研究領域涵蓋全球經濟、國際金融、宏觀經濟與政策、金融市場、銀行業發展等。)

    (責任編輯:邱光龍 HF056)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天天澡天天添天天摸97影院
  • <center id="wqcu8"><code id="wqcu8"></code></center> <menu id="wqcu8"><strong id="wqcu8"></strong></menu><menu id="wqcu8"><tt id="wqcu8"></tt></menu>
    <xmp id="wqcu8"><menu id="wqcu8"></menu>
    <input id="wqcu8"></input>
    <menu id="wqcu8"><tt id="wqcu8"></tt></menu>
    <menu id="wqcu8"><tt id="wqcu8"></tt></menu>
    <menu id="wqcu8"></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