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cgkea"></menu>
<nav id="cgkea"><strong id="cgkea"></strong></nav>
  • <menu id="cgkea"><tt id="cgkea"></tt></menu>
  • 注冊

    【紅色金融】魯西銀行:平原地區的金融奇兵

    2021-10-26 21:31:28 中國銀行業雜志 微信號 

    請點擊上方關注,點擊下方“在看”

    文/崔勇  山東省銀行業協會副秘書長

    李劍鋒  山東省銀行業協會辦公室

    本文載于《中國銀行業》雜志2021年第9期

    魯西銀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成立于泰山西麓、東平湖畔,與北海銀行一樣,是山東境內誕生的兩大紅色銀行之一,在晉冀魯豫及華北平原地區有著廣泛影響,在中國革命根據地金融史上有著重要地位。魯西銀行的活動范圍主要位于平原地區,在環境險惡、斗爭殘酷的情況下誕生、發展并壯大,堪稱平原地區的“金融奇兵”。

    魯西銀行的六年春秋

    1937年“七七事變”后,日本侵略者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陜北洛川召開擴大會議,要求在敵人后方發動獨立自主的游擊戰爭。1939年3月,陳光、羅榮桓率一一五師進入泰西,開辟泰西根據地。為幫助抗日力量籌措經費和發展根據地經濟,泰西銀行成立,并在肥城縣李家潰村建立泰西銀行印刷所,該印刷所當年底轉移至東平縣戴廟的土山村。

    此后魯西革命根據地逐漸成型,涵蓋山東省境內津浦鐵路德州至兗州段以西、濟寧至菏澤公路以北一帶,包括現聊城、菏澤地區大部,德州、泰安、濟寧地(市)的一部分及濟南市長清縣,此時的魯西區為山東革命根據地六大戰略區之一。1940年1月20日,《中共北方局對山東的工作意見》指出,“魯南、魯西應統一發行紙幣,糾正不統一的各自為政的辦法!2月29日,中共山東分局發出工作指示,“籌辦魯西、魯北、清河三銀行!3月,魯西銀行在東平縣周樓村(今屬濟寧市梁山縣)成立,此前的泰西銀行印刷所變更為魯西銀行印刷所,一一五師供給部部長呂麟兼任魯西銀行經理。4月15日,魯西行政主任公署成立,魯西銀行劃歸魯西行政主任公署領導。

    根據中共北方局和第十八集團軍總部的決定,1941年7月1日,魯西、(。┘紧斣蓚區黨委合并為冀魯豫區黨委,魯西銀行合并冀南銀行冀魯豫辦事處,成為冀魯豫根據地的地方銀行,自此,魯西銀行脫離山東革命根據地金融體系,業務范圍由魯西擴大至直南、豫北和魯西南。

    1942年,日偽軍對冀魯豫根據地進行多次“掃蕩”,冀魯豫區進入空前艱苦時期,我抗日武裝化整為零,堅持分散行動。魯西銀行在艱苦環境下得以發展,先后成立第三分行、第二分行兩個分行,原魯西銀行稱作總行。魯西銀行與冀南銀行實現通匯,便利了軍政民戰時金融流通。1943年,冀魯豫根據地區域擴大,為解決銀行服務盲區、分支機構不健全的問題,根據晉冀魯豫邊區財經會議安排,魯西銀行與工商局合署辦公,后來,又將合署辦公改為合并辦公,實行工商管理稅務、貿易、銀行三位一體的體制,對未設魯西銀行分行的地區,其工商分局設立信用科,各縣工商局設立信用股,辦理貨幣發行及存放匯等業務。冀魯豫行署發布命令,禁止冀南銀行、晉察冀邊區銀行、北海銀行等貨幣在冀魯豫區流通,魯西幣作為冀魯豫革命根據地“本位幣”的地位得到強化。

    進入1944年,敵我形勢發生巨大變化。隨著日軍在太平洋(601099,股吧)戰場上的一再失利,冀魯豫根據地的日軍兵力大幅縮減,且多系新征之老年兵和少年兵,厭戰情緒嚴重,戰斗力弱,全區出現了空前有利的形勢,我抗日軍民開始對敵發起反攻,冀南區和冀魯豫區逐漸連成一片。1944年6月,魯西銀行與冀南銀行冀南區行合署辦公,1945年5月,兩行正式合并,繼續沿用“魯西銀行”的名稱,新魯西銀行由2個分行增加到8個分行,業務范圍向北延伸到河北省衡水地區。1946年1月1日,魯西銀行并入冀南銀行,與工商局分開,改稱冀南銀行冀魯豫區行,從此,冀魯豫區的金融機構納入了冀南銀行系統,但對外仍保留魯西銀行名義,各級金融機構懸掛冀南銀行和魯西銀行兩塊牌子。

    1948年10月1日,冀南銀行與晉察冀邊區銀行合并成立華北銀行。12月1日,華北銀行與北海銀行、西北農民銀行合并成立中國人民銀行,原魯西銀行各分支機構并入中國人民銀行,成為中國人民銀行的前身之一。魯西銀行完成其使命,走完了短暫卻波瀾廣闊的6個春秋。

    流通了近十年的魯西幣

    魯西幣作為魯西銀行的官方貨幣,自1940年5月正式發行到1949年底回收完畢,共流通了近十年的時間。其流通區域隨著革命根據地的不斷擴大,由初期魯西根據地的30多個縣,逐漸擴大到河北、山東、河南、安徽、江蘇5省116個縣,成為戰時根據地金融的一支重要力量。

    魯西銀行發行的魯西幣

    魯西幣的形制。魯西幣按版別共分37種:本幣31種,本票1種,臨時流通券5種;按面額共分17種:4分、5分、1角、2角、2角5分、5角、1元、2元、5元、10元、20元、25元、50元、100元、200元、300元和500元,部分魯西幣印有魯西南、泰運、湖西、豫東等地名,但并不分區流通,只是作為不同版別的標志。另外,魯西幣相較于北海幣等,形制和用料更為豐富,橫版、豎版兼有,紙張、油墨因地處平原地區條件艱苦,買到什么就用什么。特別是魯西兩元紙幣,千差萬別,如果拿出10張兩元幣,往往會有三四個顏色之多。

    魯西幣的印刷。為適應抗日根據地的需要,魯西銀行先后在東平湖及昆山一帶、聊城莘縣、魯西南、湖西、魯西北齊河及東阿縣一帶創建了6個印刷所,包括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印刷所以及湖西、魯西北印刷所。與其他銀行印刷所多隱匿于山區不同,魯西銀行印刷所基于地處平原的特點,多在“地底下印鈔票”,分散生產,以十幾個人為一生產單位,選擇群眾基礎好、地點偏僻的村莊,在空院中挖一大坑,上以木梁支撐柴草蓋頂,再覆厚土與地面齊平,出入口則設在民房內不起眼處且便于封死、偽裝,以隧道與地下室相連。

    魯西幣的投向。魯西銀行發行貨幣除保障戰時軍需外,積極開展存款(軍政機關團體、公營企業存款等業務)、貸款(工商業貸款、農業貸款等)、結算匯兌(與冀南銀行的票匯、信匯、電匯等業務)、工商業投資(軍工生產企業和公營商店等投資)等業務。魯西銀行存續期間,共發行魯西幣24.4億元,其中用于軍需財政透支等業務19.26億元,占發行總額的78.93%;用于工商業投資與貸款4.59億元,占發行總額的18.81%;用于農業貸款0.55億元,占發行總額的2.26%。特別是,在毛澤東主席提出“發展經濟、保障供給”的財經總方針后,到1943年底,魯西銀行積極為根據地建設放款出力,農業貸款猛增至2500萬元,工業投資和貸款增加到7100萬元,發放商業投資和貸款1500萬元,為根據地建設發揮了積極、重要的作用。

    魯西幣的回收。魯西銀行被納入冀南銀行體系后,魯西幣停止印刷,但已經發行的在市面上與冀南幣等值流通。為整頓本幣,穩定金融,冀南銀行決定將本行發行以外的流通券及本票回收,并限期1946年底完成該工作。后期限雖滿,市場流通仍多,1946年12月6日、1947年7月、1948年4月27日,冀南銀行又多次發布通令、公告等,要求各級銀行繼續收兌魯西幣。1949年8月8日,中國人民銀行冀魯豫分行發布了關于全部回收舊幣的指示,魯西銀行發行的流通券及定額本票在列。1949年底,回收舊幣工作結束,仍有部分魯西幣散落民間。

    魯西幣在停止印刷后仍流通了近4年,并且歷經多次回收而不絕,與其幣值穩定、在群眾中樹立了較高威信和良好信譽密不可分。以魯西幣比值為例,1940年魯西幣與偽聯銀券比價為1:2,1945年達到1∶15;再看與法幣的比價,1940年大致為1∶1,1945年變為1∶3.5。

    印刷所里的抗戰故事

    面對敵人的一次次“掃蕩”“剿殺”,魯西銀行印刷所工作人員緊緊依靠群眾,克服重重困難,一邊生產,一邊戰斗,留下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抗戰故事。

    “混小子你不管娘了,趕緊回來”。曾任魯西銀行第一印刷所副所長、第二印刷所所長的儀華,在解放后調入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工作。讓他始終忘懷的,是一次被老大娘救命的經歷。

    1942年,日軍“四三大掃蕩”后,儀華任所長的第二印刷所轉移至菏澤鄄城北部一帶,在當地黨組織和群眾的支持幫助下,以“地下印鈔”的方式進行生產。地下印刷所空氣流通差,又終日油燈照明,干部職工分兩班晝夜連軸轉,煙熏墨染,吐口唾沫都是黑的。日偽軍正是利用以上特征對印刷所工作人員進行搜捕,破壞性很大。

    1942年秋,日偽又一次“大掃蕩”,第二印刷所再次被迫轉移。負責人儀華突圍時,在王滿村與敵人迎頭遭遇,他轉身就跑。危急關頭,儀華不遠處的一位老大娘大聲呵斥道:“混小子你不管娘了,趕緊回來!”面對漢奸的一再逼問,老大娘一口咬定儀華就是她兒子,在驚險的情形下保護了這位八路軍干部。

    時至今日,老大娘智救儀華的故事仍然在鄄城一帶流傳。在當時,被大娘認作兒子,或被姑娘媳婦認作丈夫加以保護的印刷所工作人員大有人在。正是這種水乳交融的軍民關系,才使得印刷所及其工作人員一次次轉危為安。

    “這個運輸隊真稀奇”。1944年,14歲的儀維艮在魯西銀行第二印刷所參加工作。當時,印刷二所的對外番號為“運輸隊”。據儀老回憶,在戰爭年代,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最安全,為此,印刷二所決定在鄄北黃河故道的地下建設新的印鈔廠,這里距離敵人很近,地形險要,上邊是一片荒沙,村莊也較少,隱蔽性好,敵人也不大注意。

    “運輸隊”的首要任務是挖地道,他們夜間在地下挖土,拂曉時把新土偽裝起來,挖的印記用干沙蓋好。路上的車轍腳印用耙一拉,風沙一吹,什么痕跡也沒有,就連當地群眾也不知道他們在干什么,只知道是個運輸隊。

    挖地道和打仗一樣危險。每天除滿身黃土一嘴泥、肚中還有大沙粒外,也有流血犧牲的。鄄北黃河古道一帶,都是沙土層,平時挖個井、掏個洞都會塌方。有一次,挖地道遭遇嚴重塌方,五位同志被掩埋,其他同志緊挖快扒也只救活一個人,其余四位同志壯烈犧牲?吹綉鹩训氖w,同志們悲痛欲絕,但又不能哭出聲,只能默默把烈士掩埋,拿起烈士的掀、戰友的鎬,繼續在地下作戰。

    據老人回憶,經過十幾天的奮斗,地下印鈔廠終于建成。投用后的印鈔廠嚴格保密,不在下邊工作的人,都不知道下邊的奧秘。同志們夜間印鈔白天輪休,輪休的同志經常會幫助群眾干活兒,有時還演戲、唱歌、扭秧歌,有文化的人也會到村里刷標語、畫漫畫,這時“運輸隊”就成了“宣傳隊”。為此,在當地群眾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這個運輸隊真稀奇,夜間神出鬼沒運東西,白天演戲刷標語!”

    “只有跟著共產黨走,咱家人才能過上好日子”。1942年到魯西銀行印鈔三所工作的李永德,從學徒工干起,逐漸成長為正式石印工人,提升為干部,管過金、銀、鈔票。解放后,在工商銀行分支機構工作。據李永德老人回憶,在抗日戰爭時期,印刷所工作人員一方面堅持印鈔發鈔,另一方面還要對付日本鬼子的“掃蕩”。李永德在魯西印鈔廠工作時,曾經打過三次游擊。

    第一次是1943年農歷正月十五晚上,日軍進行冬季大“掃蕩”,冰天雪地之下,敵人只是搶了些糧食,軍政人員沒有受到損失。第三次是1943年10月上旬,當與敵人遭遇時,同志們一邊做好戰斗準備,一邊高呼口號“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偽軍認為是遭遇手槍隊,扭頭就跑了。

    讓李永德印象最為深刻的是第二次打游擊,那是1943年農歷五月初四,他所在的印刷所接到軍區首長命令,趕赴聊城冠縣趙莊村抗擊日寇。部隊掩埋好印刷器材,馬不停蹄地趕到趙莊時,敵人已經退卻,搶了東西,還擄走不少人。本次打游擊后,李老向組織請假,回家探望母親和姐姐。姐姐見到弟弟后,一直痛哭不止,最后甚至都哭不出聲音了,她堅決不讓李永德返回部隊,不再當八路軍了,但母親卻有自己的看法,她不停地勸說姐姐、也反復叮囑李永德:要跟著共產黨打鬼子,因為“只有跟著共產黨走,咱家人才能過上好日子!”正因為母親這句叮嚀囑托,李永德從此更堅定了聽黨話、跟黨走的信念。

    (本文原載于《中國銀行業》雜志2021年第9期)

    微信征稿啟事

    《中國銀行業》由中國銀保監會主管、中國銀行業協會主辦,是目前唯一一本帶有全行業性質的公開刊物,是溝通監管部門和機構的紐帶,是行業交流的平臺,也是社會了解銀行業的窗口。目前《中國銀行業》雜志微信公眾號已開通征稿郵箱,面向廣大讀者征稿。我們期待您的稿件。

    微信投稿郵箱:zgyhy001@163.com

    關注更多精彩內容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中國銀行業雜志。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張泓楊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亚洲人成网亚洲欧洲无码
    <menu id="cgkea"></menu>
    <nav id="cgkea"><strong id="cgkea"></strong></nav>
  • <menu id="cgkea"><tt id="cgkea"></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