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cgkea"></menu>
<nav id="cgkea"><strong id="cgkea"></strong></nav>
  • <menu id="cgkea"><tt id="cgkea"></tt></menu>
  • 注冊

    21金融研究丨 前三季度銀行業收2644張罰單:“凈值型理財產品估值方法使用不準確”首被罰

    2021-10-29 01:49:26 21世紀經濟報道 

    本文對2021年前三季度銀保監會開出的罰單進行了詳細梳理,并在此基礎上進行一定分析,一窺金融機構合規經營的大勢。

    21世紀金融研究院研究員 方海平

    近幾年以來,對金融行業的監管趨勢日益趨嚴,金融監管部門對銀行等金融機構的例行檢查、突擊檢查行為已成為日常監管中十分重要的內容。由此發現的金融機構違規行為,以及在此基礎上作出的處罰決定,不僅對金融機構的經營作出了規范和警示,也能提示金融消費者以及監管部門,金融行業經營中值得注意的、需要加強把控的風險點在哪里。

    本文對2021年前三季度銀保監會開出的罰單進行了詳細梳理,并在此基礎上進行一定分析,一窺金融機構合規經營的大勢。

    總體情況:銀保監會罰單金額占一半

    以罰單公布日期為準,自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9月30日,銀保監會共計開出2644張,罰款金額共計17.66億元,涉及處罰機構1376家,涉及被罰人員1873人。

    分季度來看,第一季度,銀保監會銀行機構及銀行業務罰單合計891張,罰沒金額累計4.931億元,處罰機構477家,處罰人員548人。第二季度,銀保監會銀行機構及銀行業務罰單合計792張,罰沒金額累計6.455億元,處罰機構394家,處罰人員610人。

    第三季度,銀保監會銀行業罰單合計961張,罰沒總金額累計6.274億元,處罰機構505家,處罰人員715人。

    從開出罰單的監管機構來看,絕大多數罰單由銀保監分局做出,其次是銀保監局,由銀保監會開出的罰單數量較少。具體來看,在全部2644張罰單中,由銀保監會開出的為44張;由銀保監局開出的為905張,占比34%;由銀保監分局開出的為1695張,占比64%。不過,在罰沒金額上,銀保監會的罰單金額占比達到50%。

    被罰機構分布:股份行被罰金額最高

    銀行業按機構類型可分為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村鎮銀行等,銀保監系統針對銀行業的罰單主要覆蓋這些類型。

    從處罰數量在不同類型銀行機構中的分布情況來看,罰單數量與該類型銀行機構的總數量(包括各級分支機構和網點)高度相關。具體而言,大型國有商業銀行由于分支機構數量龐大,是所有類型機構中被開罰單最多的銀行類型,前三季度,國有銀行收到的罰單數量達到584張。其余依次為農村商業銀行收到罰單565張、城市商業銀行收到罰單445張、股份制商業銀行收到罰單339張、村鎮銀行收到罰單216張。

    從罰款金額在不同類型銀行機構的分布情況來看,全國性股份制銀行在前三季度共計被罰6.12億元,在所有類型銀行中高居榜首,其余依次為大型國有商業銀行共計被罰4.43億、農村商業銀行共計被罰1.60億、城市商業銀行共計被罰1.53億、村鎮銀行共計被罰0.49億元。

    單張罰單金額上看,前三季度,中國民生銀行單筆處罰金額最高,處罰金額高達1.145億元,罰單中列出了31條違規行為。其余的單筆大額罰單還有:華夏銀行(600015,股吧)單筆罰沒金額高達9830萬元;渤海銀行單筆處罰金額9720萬元位列第三位;中國銀行單筆罰沒金額8761萬位列第四位;中國進出口銀行單筆處罰金額7345.6萬元位列第五位;招商銀行(600036,股吧)單筆處罰金額7170萬位列第六位;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單筆處罰金額6920萬元位列第七位。

    從區域分布情況來看,罰單數量和被罰沒金額也呈現出不同的區域特征。

    罰單數量上,前三季度,銀行機構收到罰單最多的省份主要包括:黑龍江省199單、安徽省189單、江蘇省160單。

    罰沒金額上,前三季度,北京市共計被罰5.121億,為所有區域之首。其余被罰沒金額較多的區域還包括:上海市被罰沒2.02億元,廣東省罰沒金額為1.30億元,浙江省罰沒金額為1.09億元,福建省罰沒金額為7745萬?梢,罰沒金額主要集中在經濟相對更為發達的區域。

    處罰措施:機構被罰款1362次 個人被警告1520次

    一般而言,監管部門針對金融機構的違規行為作出的具體處罰措施或者處罰決定,分為針對金融機構自身即法人單位,以及針對涉及違規事項的具體個人。前者的處罰措施主要包括罰款、沒收、責令改正、警告等;針對后者的處罰措施主要包括警告、罰款、取消任職資格、禁止從業等。

    從針對機構采取的處罰措施來看,前三季度,銀保監系統共對銀行業機構作出罰款決定1362次,罰款金額共計17.25億;作出沒收處罰決定12次,沒收金額共計134萬元;作出警告處罰13次;作出責令改正處罰138次。

    針對涉及個人采取的處罰措施來看,前三季度,銀保監系統對個人發出警告1520次;罰款501次,處罰金額共計3084萬;作出取消任職資格處罰決定51次;作出禁止從事銀行業處罰決定218次。

    對比來看,銀保監會今年公布的2020年監管處罰情況顯示,全系統共作出6581件行政處罰決定;處罰銀行保險機構3178家次;處罰責任人員4554人次;罰沒合計22.75億元(機構21.56億元,個人1.18億元);責令停止接受新業務19家次,責令停業整頓2家次,限制業務范圍4家次,吊銷業務許可證2家;取消(撤銷)任職資格161人次,禁止從業312人。

    違規事項:首次處罰“凈值型理財產品估值方法使用不準確”

    事實上,從歷年銀保監系統針對銀行業金融機構作出的處罰行為來看,基本覆蓋了所有領域,包括業務經營、合規內控、公司治理等,其中業務方面又覆蓋了幾乎所有的業務板塊,包括信貸、同業、理財等。

    由于銀行是以經營信貸業務為主的金融機構,最常規的業務行為即信貸,因此其也是違規事項的集中領域,具體違規情形包括:違規發放貸款、信貸資金被挪用、貸款三查不到位、貸后管理不到位、信貸管理不到位等。

    從今年前三季度情況來看,違規放貸行為涉及罰單371張,貸后管理不到位涉及罰單244張,貸款三查不盡職涉及罰單251張。

    銀保監會此前披露2020年監管處罰重點時指出,銀行業領域查處重點包括,違規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違規向房地產提供融資、同業和理財業務未穿透管理及報送監管數據失真等。這一重點方向在今年也在繼續。

    除此之外,隨著金融資管改革轉型的推進節奏,監管部門對于執行改革要求不到位的機構也重點作出了處罰,部分處罰的違規行為在今年為首次出現。

    比如,2021年以來,在理財產品進行凈值化轉型期間,監管除了著重加強對理財業務的存量整改,對嚴控增量的凈值型產品也進行了檢查。針對銀行理財業務,監管頻現重拳出擊。7月13日,銀保監罰決字〔2021〕27號首次對“凈值型理財產品估值方法使用不準確”進行了處罰。

    根據市場解讀,“凈值型理財產品估值方法使用不準確”的處罰緣由,可能涉及“存在機構對不符合使用攤余成本法估值條件的理財產品使用了該方法的行為”,或者“機構對管理的不同理財產品持有的同一種底層估值技術不一致”的情況,而估值方式正是當前臨近資管新規過渡期結束之時監管重點關注的問題之一,明確強調對其管理趨嚴。

    此外,近兩年來,監管部門對結構性存款也作出嚴格監管要求。今年6月份,有三家銀行首次出現了由于“結構性存款無真實交易背景”為緣由的罰單。假結構性存款的現象一直以來在市場上堂而皇之地存在,這次處罰是監管對假結構性存款首次處罰,充分顯示監管壓制銀行負債減低負債成本的決心,從而要求銀行對資產端進行讓利,被解讀為未來的重大的政策導向。

    (責任編輯:張泓楊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亚洲人成网亚洲欧洲无码
    <menu id="cgkea"></menu>
    <nav id="cgkea"><strong id="cgkea"></strong></nav>
  • <menu id="cgkea"><tt id="cgkea"></tt></menu>